pear雪梨安卓

0 Comments 下午1:18

   “我这怎么能叫无聊呢?”风熠宸扑哧笑了起来:“这是最基本的生活状态啊,别矫情了,整的好像我不懂得那点事似的。”

   林仲怀脸上闪过一抹微微的薄红,让风熠宸看了,倒也没有揶揄,不动声色的盯着他。

   林仲怀收回视线,也不看风熠宸,道:“该问的也都问了,现在是不是可以走了啊?”

   “这就赶我走?”风熠宸悻悻的看着他:“我还没呆够呢。再说我想要问的还没有问清楚呢。”

   “到底想要问什么啊?”

   “跟夏雨曦,到底什么时候能够和好?”

   “这事不在问的范围内,别什么心都操。”林仲怀自然不是很想要告诉风熠宸自己全部的心思。

   “呵,好吧,我反正该说都说了。”风熠宸道:“不愿我们帮忙,我们也不插手此事,只是仲怀兄,确定这闷葫芦性子,能很快把佳人拿下?”

   林仲怀抿唇不语。

   “可不是两个人在一起睡过了,就什么都好了,这可不是那么简单的。”风熠宸再度提醒。

   “我知道。”林仲怀淡淡的开口:“我会看着办的,放心吧。”

   “行,那我先走。”风熠宸也没有太多逗留,很快就走了。

   白袜子女生爽朗笑容床上与猫嬉戏照

   只是出来门,他经过夏雨曦身边的时候,看了一眼夏雨曦。

   夏雨曦站了起来。“风先生,您这是要走?”

   “是的。”风熠宸笑了笑,道:“不如夏小姐送送我?”

   夏雨曦一怔,便明白了风熠宸的意思,也许是有话跟自己说。

   她点点头,“风先生请。”

   “走吧。”风熠宸环顾四周,看了眼看他和夏雨曦的几个秘书,当着几个人的面直接道:“什么时候起,仲怀兄的办公室看热闹的人多了,办公的少了?这么三心二意的,是打算跳槽了吗都?”

   几个人瞬间都低下头去,谁也不敢再看风熠宸和夏雨曦。

   夏雨曦也觉得今天自己忽然到来太过让人震惊,自己尚且都觉得很是震惊,更何况是其他的人。

   所以,也不怪人好奇。

   如今,自己又跟风熠宸先生认识,只怕更让人好奇了。

   夏雨曦送风熠宸到了电梯门前,帮他按了电梯的开关,等待的过程里,夏雨曦就开开道:“风先生,若是有什么话想要跟我说,就直接明示吧。”

   “夏小姐,那好,夏小姐,那咱们就明人不说暗话了。我就想问清楚,这次回来还打算再走吗?”

   夏雨曦一怔摇头,“不走了。”

   “确定?”风熠宸再度问到。

   “确定。”夏雨曦认真的开口:“不会再离开了。”

   “不走是最好了,是应该留下来。”风熠宸淡淡的开口道:“可能不了解,在走之后,夏夏被查出来心理有点问题。”

   “什么?”夏雨曦脸色瞬间就白了,失去了血色,望着风熠宸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:“风先生,说什么?”

   “夏夏缺爱。”风熠宸沉声道:“这点,我想仲怀兄可能不会现在告诉,我也答应不告诉,可我食言了。”

   “风先生,我。”夏雨曦有些激动,连忙解释道:“我不是多事儿的人,我不会多说一句话的,谢谢风先生能告诉我这个事情,我知道该怎么办。”

   “但愿真的知道将来该怎么办。我也相信能做出正确的决定,跟仲怀兄好好谋划一下们彼此的将来。

   而孩子是最脆弱的,她并没有们想的那么坚强,所以做决定的时候考虑考虑孩子,孩子的幸福就在和仲怀兄的一念之间。

   言过于此,好自为之,再见。”

   说完的时候,电梯也来了。

   风熠宸微微一笑,转身进了电梯,很快离开。

   夏雨曦站在电梯门前,久久的没有说一句话,也没有一个动作。

   她的心,彻底的被戳到了。

   孩子心里有点问题,缺爱?

   她这样的字眼,深深的戳痛了当母亲的心。

   她想要转头立刻去问林仲怀关于夏夏详细的情况,但在转身的一刹那,她立刻就改了主意,这些话不能问。

   至少现在再急也不能问。

   她需要时间,来化解。

   给夏夏爱。

   缺爱的,大概不只是孩子。

   还有林仲怀。

   她抿紧了唇,一路走回了自己的位置。

   却在纲要坐下的瞬间,看到了林仲怀的身影,他正站在总裁室的门口,望着她,眼神冰冷。

   夏雨曦立刻平复了自己,努力让自己语气听起来很是平和的问道:“总裁,您有什么事情要吩咐吗?”

   林仲怀无言,转身进了总裁室。

   门,没有关。

   夏雨曦犹豫了下,还是跟着进了门里。

   “关门。”林仲怀道。

   夏雨曦一怔,就把总裁室的门给关上了。

   屋里一片安静。

   夏雨曦看到林仲怀背对着自己,身材挺拔僵硬,那垂在身侧的手,绷紧,手背上青筋凸显,异常骇人。

   夏雨曦眼眸紧了紧,道:“叫我进来,有事吗?”

   沉默。

   林仲怀还是没说话,但明显,手握成了拳头,那么用力。

   夏雨曦吓了一跳,不知道林仲怀又怎么了?

   她很惶恐。

   忽然,看到了林仲怀陡然转身过来,面对着她,眼底都是戾气。

   “我没什么可说的难道就没有什么可说的吗?”他的语气森寒无比。

   夏雨曦因为他是生气自己送了风熠宸立刻解释道:“风先生走了,我送他到电梯门口。”

   林仲怀眼眸眯了眯,忽然走近了她,转瞬到了眼前,眼波流动,眼底更多的戾气泻出来。

   “什么话都没说吗?”林仲怀一字一句道:“他没有跟说夏夏的事情吗?”

   夏雨曦一口气憋在了嗓子眼里。

   林仲怀其实能料到风熠宸必然说了夏夏的事情,因为他了解林仲怀,也明白林仲怀想要对自己和夏雨曦推波助澜一把。

   好心。

   他知道。

   可夏雨曦却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,不打算问自己。

   他愤怒了。

   愤怒在她心里,女儿的健康不重要。

   他也不重要。

   夏雨曦张了张嘴,哑了声音:“仲怀,我想要问,可我怕。”

   “怕什么?”他陡然打断她的话,手一伸,把夏雨曦整个人给扣进了自己的怀里。

Related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