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蕉视频app无限观看

0 Comments 上午7:09

   ..co,最快更新一胎双宝:总裁大人夜夜欢最新章节!

   阮白快速抬手,抵住她下落的巴掌,认真问道:“唐小姐,这里是警察局,确定要落下这巴掌,让律师再次保释吗?”

   麦香愤怒地收回手,大大的眼睛瞪得浑圆,“阮白,现在这么得意不过是背后有少凌在,就是个惹祸精,天天都给少凌找麻烦,我劝少这么得意,少凌对不过只是玩玩罢了,等他厌倦了,的好日子要到头!”

   阮白很淡定,没因为她挑衅搞事的言语而难受,慕少凌对她是怎么样的,她有一颗心能够感受到。

   别人说他的,不作数。

   她清澈的双眸透着冷漠,面不改色说道:“至少我现在好日子还在,唐小姐,我的丈夫与并不是那么的熟悉,下次,还是称呼他为慕先生,比较合适。”

   周小素抿嘴一笑,阮白看起来柔柔弱弱与世无争的模样,像是谁都能欺负,可是说起话来,能不带脏字的把人气死。

   看着麦香被气的脸呈猪肝色,周小素风凉道:“有的女人就是不知检点,成天记挂着别人的丈夫,还把这件事当成光荣一般,妄想能够成为小三,还以为一句亲密的称呼就能拉近距离,真够不要脸的,看来这拘留所的熏臭还没能把她熏醒。”

   一旁受尽麦香折腾的警察在那里插了一句话,“我们拘留所卫生很好的,并不臭。”

   “,们!”麦香气的快要晕过去,转头看着律师。

   律师明白她的意思,走过去,忍着麦香身上怪异的味道,提醒着:“唐小姐,他们没有指名道姓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

   麦香跺了跺脚,愤怒至极却不能把阮白怎么样,只好大步离开。

   古典醉美人性感

   走到警察局门口,看到不远处的记者,她下意识躲闪,以为他们是来报道自己的事情。

   她一向高高在上,绝不能在媒体面前失了优雅。

   律师跟了出来,提醒道:“唐小姐,他们不是来追踪报道您的事情。”

   麦香眯了眯眼睛,果然,记者看见自己也无动于衷,她在a市的影响力不大,上次不是阮白那个小贱人,她根本不用上报纸。

   “他们是干嘛的?”她好奇道,这个排场,说大不大,说小也不小。

   律师说道:“您被拘留了一段时间所以不清楚,是那个慕家的少夫人惹了新闻,现在整个a市都在关注这件事。”

   麦香眯着眼睛,听律师把阮白的事情告知后,伸手,“阮白?手机给我用一用。”

   她的手机早就没电,只能用律师的手机。

   律师把手机解锁,递给她。

   美香在网站上随便输入了阮白的名字,一大堆新闻出了来。

   她快速阅读完,嘴角勾起的笑容狰狞,“他们知道阮白就在里面?”

   “这架势,怕是不知道。”律师猜测道:“要是他们知道当事人在里面,肯定不止这么点记者,警察局是有侧门的,估计她刚刚就是从侧门进去的。”

   美香把手机递回给他,骄傲道:“我看他们为了一个新闻站在那里等候着也挺辛苦的,不然去帮帮他们?”

   “这……”律师不想自找麻烦。

   “听说们律师所跟公司的合作快要到期了吧?这几年合作下来,我爸爸并不满意,要是我替们说说话,指不定还能继续签约。”美香拢了拢头发,摸到一手头油,顿时觉得恶心,抽出一张纸巾来擦。

   “我非常乐意帮助媒体朋友。”律师立刻走过去。

   ……

   阮白看着麦香离开,郑重地对周小素说道:“周姐,以后这种事不要为我出头,我自己可以的。”

   麦香家家大业大,周小素再有能力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女人,她不想对方为了自己出头而招惹到唐家。

   周小素知道她担心什么,仗义地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别想太多,我就是觉得这种白莲恶心,才忍不住怼了一番,时间也不早了,我要回公司,快些处理好那件事,回来公司主持大局。”

   “好。”阮白点头,“是打车过来的吗?”

   “没有,我开车来的,先走了。”周小素朝着她笑了笑,转身离开。

   阮白回头看着张景轩,“张叔,我们也回去吧。”

   “好的,夫人。”张景轩点头。

   两人是从侧门进来的,车子也是停在侧门的停车场那边,所以他们要从侧门离开。

   刚走出门口,阮白还没来得及上车,就被汹涌而至的记者给团团围住。

   “阮白在这里。”不知道谁喊了一声,阮白心里一个咯噔,下意识往后退。

   警察局的正门安保多,但是侧门只有一个保安。

   她瞬间前后被记者包围,麦克风,相机的闪光灯,录音笔,朝向她。

   张景轩人单力薄,只能从前面保护着阮白,“夫人,倒回去。”

   阮白也想倒回去,她胡乱走着,记者却没有让她离开的意思,凌乱之中,她的脚被踩了几下,疼痛在脚尖蔓延。

   “慕夫人,请问知道柔柔小姐的下落吗?”

   “慕夫人,为什么到了警察局?难道网上传言是杀了柔柔是真的吗?警察召过来是为了问话?”

   “慕夫人,警察是找到了柔柔的尸体吗?是做的吗?为什么还能离开警察局?”

   “慕夫人……”

   阮白不断地抵着两边靠过来的麦克风,闪光灯胡乱亮着,刺痛了她的眼睛。

   她一言不发的模样让记者们更加不满。

   “慕夫人,触犯了法律就要受到惩罚,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凭什么您还能离开警察局?是慕总收买了警察局长还是父亲职位的原因?”

   “没有,没有。”阮白听着他们的诋毁,心里还能承受,可是一旦牵扯到她的丈夫还有父母,她就忍不住了。

   这些记者就像是食人鱼,要把她吞入肚中消化掉才能消停。

   他们恶心,就像爬在身上的蛆虫,甩不掉,她一点点,被他们腐蚀。

   阮白觉得喘不过气来。

   警察们很快走出来,把那些恨不得趴在阮白身上的记者给驱散走。

   她小小的一个,被持着警棍的警察给包围住,暂时得到安。

   警察奋力推开包围过来的记者。

   有一个记者被推了一下,踉跄几步差点摔倒,愤怒之下把手中的麦克风往里面一扔,“官官相护,杀人凶手,去死吧。”

Related Post